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轮暴女生
轮暴女生
K镇,是没落的海港城市,海边依然可见废弃未拆除的旧仓库或是船厂...


  "有鉴于附近某高中的女同学在几个礼拜前在海原路一带被袭击,因此主任在此劝告同学们,回家时务必尽量绕道市中心的热闹街道......."在这种热天里,N女子高中的主任正投入地发表演说,就和其他同学以一样,盈君一脸事不关己地在台下擦着汗,面露不悦之色...


  "是还要讲多久啦!都要晒成木炭了..."盈君在台下和同学抱怨着终于,等到朝会结束了,盈君和同学回到了教室。对于刚才主任的讲话内容,教室里并没有人在讨论,或许真的是事不关己吧!也或许是大家都认为只是个个案整件事情的大抵是在上周G公立高中的女学生,晚归抄捷径经过旧工厂时被不名人士袭击并遭到强暴,目前因伤重失去意识还在加护病房中...


  在K镇,学校都在市区里跟住宅区是分开的,学生要回家可以选择靠近海边的海原路或是沿着市中心的街道绕远路回去,虽然照明不足,但是学生们还是偏好走方便的海原路盈君,N高中的学生,留着褐色的长髮,有着纤细而白皙的双腿,脸蛋也十分可爱,倒是对学业不太在意...就在下午放学时,被导师留下来训了一顿"......"盈君好不容易才离开了学校,表情十分难看,地上的饮料杯被盈君一脚踩扁了"得赶快回家才行,被老妈知道铁定又要讨一顿骂"盈君喃喃的念着,随即跨上校门口的脚踏车往海原路方向奔驰着...


  "都这幺晚了啦!好暗喔"盈君在心里想着却忘记了主任在朝会说过的话突然,当盈君过路口时被一台机车撞上了,她倒了下去挣扎着想站起来"嘿!得手了"机车上的年轻男子下了车,同时暗处也出现了好多的年轻男人,向路中央靠了过来"赶快带走吧!被人看到了不妙"其中一人说道


  "那个阿村,脚踏车丢到草丛里去,别被看到了"一个身高190染金髮的男人说道盈君,早被撞她的男人摀住了嘴,连尖叫都来不及...


  随后,两个男人便把盈君架了起来,往远处暗巷的一间旧工厂移动"大哥你回来啦!"工厂里还有5、6位年轻人,其中一位迎了上来工厂里十分昏暗,照明只有几盏旧的灯"嘿!这妞不错,我先来应该没有意见吧"高大的金髮男开口了,随即盈君被两个小弟架在狭窄工作檯上,只有腰、背部是檯面上,下体和头是悬空的,嘴巴则是被胶带贴住了盈君两眼的泪水流了下来,头髮早已十分凌乱,左膝的伤口还在流血,染红了白色的长袜金髮男不客气地掀起了盈君的裙子,黑白条纹的内裤露了出来"嘿!好可爱的内裤,我就一起享受了"金髮男脱下裤子,25公分的凶器露了出来,随着一个巨大的冲撞,金髮男隔着内裤直接把阴茎插入盈君的下体,条纹内裤的一部分便随着阴茎没入盈君的体内,插入的瞬间盈君翻了白眼,想叫却叫不出来金髮男大力的抽动着阴茎,全力撞击在盈君身上,过了许久突然动作加剧,终于在盈君体内爆发出来。金髮男抽出阴茎后,被当成保险套的内裤慢慢滑了出来,因为大力拉扯早就变鬆变形了,上面沾满了精液还有盈君的血迹。


  "做个事后清理吧"金髮男绕道盈君的背后,撕开胶带后瞬间又把勃起的阴茎塞入盈君口中,双手抓着盈君的头猛烈的干着盈君的嘴巴,同时几个小弟脱下了盈君的内裤,排成了一列準备开始宴会。


  现在,金髮男正在干着盈君的嘴巴,盈君的眼泪不停流着,而在盈君前方一个高瘦的男子也把自己的阴茎插入盈君的下体"喔!好热好湿,大哥你灌入的精液也太多了吧"男子笑着不时前后抽动着"好了剩下给你们玩吧"金髮男全力爆发在盈君喉咙深处,然后抽出牵着丝的阴茎盈君口中满满的精液慢慢流了出来,眼睛早已呆滞,大概没知觉了吧如同玩着木偶般,男人们一个接一个干着盈君,并在射精后用盈君的嘴巴做清洁盈君的小穴和大腿附近早已因摩擦而红肿,此时还有3、4个小弟在旁边待命,他们是想要盈君的屁眼的人,等最后一个人不捨的从盈君口中抽出阴茎后,他们把盈君翻了过来,其中一个便从后方大力地把阴茎插入盈君的屁眼,也是大力抽动着,盈君的全身随着男人的节奏抖着,十分钟后男人射精了,慢慢抽出阴茎后竟然还从屁眼喷出了一点排泄物。


  "啊!这女的便祕被我治好了"男子笑着说


  接着,剩下的人又依序干了盈君的屁眼,之后他们把盈君放到地上,现在的盈君只穿着沾满精液的製服上衣,嘴巴、以及红肿的小穴和屁眼不停流出男人们的精液,也是啦!瞬间被数十个男人灌爆了,不意外。躺在地上的盈君半睁着眼,眼角还有泪光,但不知道到底还有没有意识。男人们把盈君抬到路边后,围着盈君尿了数十泡尿后,便逃离现场了。


  倒在尿液还有精液混合而成的液体中的盈君,在一个小时候被巡逻的警察发现了,因为浓郁的腥臭味,还导致一位菜鸟的警察呕吐了...


  摘录至港都日报:昨晚傍晚海原路又发生了强暴案件,手法类似于上周的案件,幸好被害人没有生命危险,警方已着手侦办案件中,并计画加强周边的巡逻。以下我们访问了少女的家长.....


  【完】